首页 > 新闻 > 正文

解救马克龙!加密货币能否挽救法国“黄背心运动”?

1月14日,巴黎街头那幅藏着价值1000美金比特币的壁画谜题被破解,该谜题暗指了近期席卷法国的““黄背心运动””。“黄背心运动”究竟是什么?银行挤兑是什么意思?加密货币如何挽救这场争斗?

1月7日,法国草根政治运动 Gilet Jaunes (法语,黄背心)的积极分子通过社交媒体向银行宣战,意欲破坏当地财政系统的稳定来达到他们的目的。

1月12日,在最新一次示威活动中,“黄背心运动”抗议者呼吁他们的支持者从金融机构提取存款。虽然这场政治运动未提及加密货币,但理论上说,这样一场挤兑银行的运动势必会对加密货币市场产生影响,反之亦然。

银行挤兑是什么?

银行挤兑是指大量银行客户同时到银行提取现金的现象。银行挤兑往往是由信用度下降、传闻破产等原因导致储户对在银行内的储蓄的安全有怀疑造成的。

这样一来,部分准备金银行制度就会面临挑战——银行保存资产的一部分,通常至少等于其存款负债的一部分。人们开始选择其他资产,而不是法定资产:如债券、贵金属和理论上的加密货币,因为这些资产形式的去中心化结构能保证独立于金融机构。

纵观历史,在大萧条和07-08年金融危机时候发生过多次银行挤兑事件。然而,根据学术研究,银行挤兑往往是由于存款人的恐慌和谣言造成的,而非用户自愿的行为,因此,很难评估“黄背心”计划的有效性。

浅谈“黄背心运动”和“银行挤兑”计划

“黄背心运动”始于2018年11月,当时运动的参与者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各种帖子:“建议封锁道路,使用黄色的高能见度的背心作为团结和支持的象征。”“黄背心运动”由此得名。随后,法国爆发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直接原因是法国总统马克龙对汽油和柴油征收碳税。因此,积极分子要求降低燃油税,恢复富人税,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并要求马克龙辞职。

“黄背心运动”的另一个关键是全民公投,即公民可以提议并废除法律,修改宪法或者罢免选民代表。从本质上讲,这是一种直接民主的形式,类似于瑞士的民主形式。

几周后,抗议者迫使法国政府搁置了提高燃油税和电价的计划。此外,马克龙采取了进一步措施恢复和平:

最低工资标准提高100欧元(约合人民币781元)
退休人员社保捐款门槛由1700欧元(13281元)提高到2000欧元(约合人民币15624元)
年终奖、加班费不再收税。

然而,这些轻微的改良,并不能从根本上触及资本家和大富豪们的财产,马克龙并未重设富人税,这些“鸡毛蒜皮”改良大概会由纳税人来买单,而这些纳税人通常是普通工人。抗议活动仍在继续。1月5日,第八轮“黄背心”抗议示威活动开始,法国街头爆发了多起冲突。

第九轮抗示威活动于12日开始,根据社交媒体上的一些帖子,除了传统的示威活动,还出现了银行挤兑的现象。7日,有积极分子在 Facebook 上传了一段视频,这位名叫Tahz San 的积极分子说:“第九轮抗议活动我们将不使用任何暴力,我们知道一个国家的权力不是掌握在政府的手中,而是在银行的手中,如果银行力量削弱,政府就会削弱。”

取多少钱并不重要,建议在当地手工艺店消费,或者像我们的祖父母那样把钱藏在床垫下面。如果银行挤兑活动失败,下个月会重新进行。

被称为“飞行骑士”的Maxime Nicolle也提出了同样的想法,他是草根运动的著名发言人。他在Facebook 直播中说道:“很多人会从银行取钱,我们要把面包拿回来,你们拿我们的钱去赚钱,我们受够了!”这段视频的点击量已经超过了100万次。

因此,银行挤兑的支持者希望通过非暴力方式迫使发国政府满足他们的要求。征税人公投可以比作最近加密社区成员、企业家 Trace Mayer 组织的 Proof of Keys 事件,该活动恰逢比特币诞生10周年,旨在鼓励比特币用户取出存储在第三方交易所的资产,拿回对自身私钥的控制权。

比特币在法国有多流行?

示威者对加密货币的支持程度还无法判断,但一位身穿黄色背心,背后写着“购买比特币”的抗议者的照片在加密货币相关的博客中疯传。 类似的背心目前还在亚马逊上售卖。

另外,在比特币诞生10周年之际,法国涂鸦艺术家 Pascal Boyart 根据 Eugene Delacroix 著名的画作《自由领导人民 》创作了《La liberte guidant le peugeot 2019》的壁画,画中的人物身穿黄色背心。Pascal Boyart 称画里藏着价值1000多美元的比特币,该谜题于14日被破解。

更有明确的迹象表明,比特币正在受到法国主流的认可。2018年11月,当地烟草联合会获得许可,从2019年1月开始在烟草商店售卖比特币。

根据与法国加密货币钱包提供商Keplerk的一项协议,多达4000家烟草商店将出售面值分别为50、100和250欧元的比特币代金券,顾客打开加密钱包即可在Keplerk 网站上兑换加密货币。

然而,法国证券市场监管机构与法国央行及法国法国审慎监管和解决机构(ACPR)发表联合警告,提醒民众加密资产的投机性风险。

有趣的是,一家私营的法国广播网络Europe1 坚持认为认为,ACPR别无他选,只能批准销售比特币。据报道,尽管存在不确定性,但巴黎已经有几家烟草店开始销售比特币了。

总的来说,法国在国家层面上对加密货币释放了褒贬不一的讯号,呼吁国际监管共同努力。另一方面,法国政府加密货币工作小组负责人Jea-pierre Landal 认为,监管过度会造成三方面的危害。这三方面分别是:

  • 减缓了高速发展的技术;
  • 未能把握监管对象的实质;
  • 致使创新朝规避监管的方向发展。

总之,监管在技术上是中立的,应该针对使用产品的人而非产品本身。

那么银行挤兑有可能会成功么?这对加密货币而言意味着什么?

正如法国杂志《资本》所言,从技术上讲,即将到来的银行挤兑的潜在破坏性相当大:当银行因无力支付运营成本开始倒闭,整个行业都可能会崩溃。然而,该杂志也强调了“黄背心”的银行挤兑运动的自发性,并指出最终的投票率并不高,不足以引发一场危机。

该杂志也指出法国所有银行每日平均取款总额约为3.42亿欧元,12月8日参与游行支持“黄背心运动”的人数约12万6千人。因此,这些人中至少要有10万人每人取3400欧元才能达到这个数额。需要补充的是,对于普通用户而言,借记卡每日取款限额在300欧元至500欧元之间,这使得实现“银行挤兑”目标的过程变得更加复杂。

盛宝银行宏观经济研究主管Christopher Dembik似乎也对“黄背心运动”摧毁银行体系的能力表示怀疑。他告诉《资本》杂志:“要引发银行挤兑,人们要在银行柜台前排长队取款。坦白讲,我认为“黄背心运动”的打击力量太弱,不足以动摇银行业的稳定,连其边缘都撼动不了。”

根据欧洲央行的数据,截至2018年11月,法国银行有4497亿欧元储蓄存款可供提取。

尽管如此,法定银行的挤兑运动却增强了比特币的吸引力。2013年塞浦路斯的金融危机似乎促进了加密货币的价格上涨。

法国最大的银行巴黎银行(BNP Paribas)在一份报告中指出,“黄背心运动”对法国经济的影响是巨大的,但只是暂时的。法国央行(Banque de France)称,“黄背心运动”导致2018年第四季度法国经济增长率下降,从预期的0.4%下降到了0.2%。

因此,人们只能推测法国银行挤兑运动对加密货币市场的影响,以及加密货币是否能简化抗议活动。比如,RT节目《Keiser报告》的主持人Max Keiser 认为:如果每个法国人都能将20%的银行存款转换成比特币(并获得一张比特币借记卡,可作日常生活之用),那么法国的银行和政府就会崩溃,可以避免很多流血事件。

编译:Judy
校对:Iris
来源:Cointelegraph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内容与观点不代表Unitimes立场。翻译文章仅为传播更有价值的信息,合作或授权联系请发邮件至editor@unitimes.io或添加微信unitimes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