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ICO泡沫:历史不会重演,但总会惊人的相似

作者 | Haseeb Qureshi

编译 | Jhonny

来源 | Medium

我们可以很有把握地说,1CO泡沫已经结束。

当 1CO 泡沫最终在2018年破裂时,所有加密货币的“市值”下降了超过 7000 亿美元,比2018年一月份的峰值下降了85%,这比当年的互联网泡沫78%的下跌还要严重。媒体对这种大跌惨像目瞪口呆,并且一如既往地宣称这是加密货币的致命一击。

对于加密货币经历的这场泡沫,我们看到了太多歇斯底里的反应和“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之类的言论。在这篇文章中,作者只想回答一个简单的问题:

为什么 1CO 泡沫会发生?

我们很容易地认为,诞生于公链之上的 1CO 泡沫曾经完全是一种全新的经济现象。

催生出泡沫的技术总是全新的,但潜在的社会动力却不是。区块链网络的开放性和无需许可性 (permissionless) 允许任何人选择使用它们。因此,区块链使得多种社会力量在同一网络中相互作用,所有这些都以“ICO泡沫”的名义得以实施。

在本文中,作者将研究历史上的三个重要时刻,阐明在 1CO 泡沫中发挥作用的三个独立的社会动态。

第一个是2000年代末的 P2P 文件共享革命 (peer-to-peer file sharing revolution),这场革命解释了去中心化的意识形态,以及当前加密货币领域中试图规避证券法的公司。

第二个是20世纪90年代的低价股热潮 (penny stock boom),这解释了加密货币 1CO 领域中存在的垃圾硬币赌博、市场操纵和诈骗犯等现象。

第三个就是互联网泡沫 (dotcom bubble),这解释了 ICO 领域中存在的大量投机者、全新的去中心化公司/项目、风投数字货币和财富的再分配。

历史不会重演,但总会惊人的相似。

01

文件共享革命

比特币与 P2P 网络有着深厚的渊源。曾经,文件共享协议首次带来了全球去中心化网络。比特币基于 gossip 的网络模型受到 LimeWire 的背后协议 Gnutella 的启发 (备注:LimeWire 是一个使用 Gnutella 协议来查找与发送文件的 P2P 文件共享客户端)。许多 P2P 巨头都是加密运动的奠基人:eDonkey2000 (电驴) 的创始人 Jed McCaleb (也是 Ripple 创始人)、共享协议 Mojo Nation 的创始人 Zooko Wilcox (也是 Zcash 创始人)、BitTorrent (比特流) 的开发者 Bram Cohen 等等。同时,他们还有共同的哲学血统——盗版文化的知识教父 Lawrence Lessig 是“代码即法律”一词的创始人。

P2P 文件共享革命始于1999年,当时只有一个名为 Napster 的小应用程序。表面上看,Napster 很简单:登录,搜索你想要的歌曲,双击,这首歌曲就是你的了。

这听起来很简单,但很难描述 Napster 所带来的模式转变有多大。

Napster 界面

还记得 1999 年时候购买音乐是什么感觉吗?站在CD货架前,周围是一排排的唱片,脑子里在想该花20美元买哪张专辑:该买 Jay-Z (黑人说唱歌手杰斯) 的专辑? 还是 Smashmouth 乐队的专辑?又或者是 J-Lo 的专辑? 每一次购买都是经过慎重又慎重地权衡。当时,音乐是稀有而珍贵的。

Napster 改变了这一切。这就像一个银行的音乐金库被打开了,任何人都可以免费地来抢夺。Napster 完全通过口碑传播,像一场暴乱一样席卷整个美国,阻塞了大学校园的带宽和拨号线路。

很快,Metallica 乐队和饶舌歌手 Dr. Dre 将 Napster 告上法庭,这使得 Napster 被推上了新闻头条。Napster 抓住了国民的良知。在2001年的 Napster 鼎盛时期,其服务拥有逾 8000 万注册用户。美国产品工业协会 (RIAA) 注意到了这一点。

在与 RIAA 进行了漫长的法庭斗争后,法官裁定 Napster 应对所有用户的版权侵权负责,尽管 Napster 的服务器上没有托管任何受版权保护的内容。这种被称为替代侵权 (vicarious infringement) 的法律原则,对 Napster 和任何基于文件共享的商业模式敲响了丧钟。Napster 被迫宣告破产,并被迫压制所有非法文件共享。但 Napster 的投降只是这场战争的开始。

对于数字革命者来说,Napster 的教训是显而易见的。尽管所有的下载都是点对点的,但 Napster 仍然运行着一个中央服务器,主要用于搜索索引和点对点查询。这就是它的衰落的原因。如果文件共享革命要继续下去,它就必须去中心化,并且能够适应法律禁令。

传统战争必须演变为游击战。

之后,Napster 的去中心化替代品逐渐兴起,这些替代产品有意地围绕替代侵权 (vicarious infringement) 这一法律约束而设计。诸如 Gnutella (LimeWire) 和 eDonkey2000 (eMule) 这样的后起之秀拥有去中心化的架构,这使得它们难以被打压。

随着 Napster 的替代品的激增,围绕互联网盗版的一种理念开始固化。诸如“ 信息渴望自由 (information wants to be free)”、“开放文化 (open culture)”、“分享就是关爱 (sharing is caring)”等口号盛极一时。一个名为盗版党 (Pirate party) 的新政党成立了,支持网络自由和版权改革,并获得了欧洲国家的多次政治任命。知识产权领域迎来了突破式创新,比如知识共享 (Creative Commons) 和公共版权许可 (copyleft licensing) 被加以探索。这场革命获得了自己的能量和身份。

由 Bram Cohen 于2001年创建的 BitTorrent (比特流) ,可以说是 P2P 文件共享发展的最后一个阶段。BitTorrent 协议取代了 KaZaA、Limewire、DC++、SoulSeek 和所有其他 P2P 网络。据估计,到2012年,BitTorrent 的每月活跃用户达到惊人的4亿至5亿人,几乎占了当时 Facebook 全部用户基数的一半。在其鼎盛时期,BitTorrent 是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流量来源。

值得一问的是:为什么 BitTorrent 曾经在文件共享方面占主导地位,而其他网络则无关紧要?

BitTorrent 的力量

前 BitTorrent 公司高管 Simon Morris 写了一篇精彩的文章 (https://medium.com/@simonhmorris/why-bittorrent-mattered-bittorrent-lessons-for-crypto-1-of-4-fa3c6fcef488),该文章分为四部分,分析了 BitTorrent 和 加密货币之间的相似之处 (如果你不想阅读全部内容,我建议你阅读它的最后一章)。在这一部分,作者将以他的许多见解为基础。

BitTorrent 的结构与其他 P2P 文件共享项目不同。该项目最初的网站主页是这样开始解释 BitTorrent 的:

BitTorrent 是一款带来言论自由的工具。 BitTorrent 为您提供以前只有少数人使用特殊设备和大量资金才能享受的言论发布自由。(“言论自由仅限于那些拥有自由的人” – 记者A.J. Liebling。)

这是一份令人惊讶的枯燥、理智的宣言。

与 KaZaA ( (点对点文件共享工具) 的信条比较一下:

“加入 Kazaa,下载无限量的音乐和铃声”

BitTorrent 创始人 Bram Cohen 明确否认所有非法文件共享使用 BitTorrent:他从未承认这是合法使用该服务。BitTorrent 核心团队和他们传递的信息是无懈可击的。而这正是 BitTorrent 得蓬勃发展的原因,其背后是 BitTorrent 在诸如 Linux 发行版、魔兽世界更新、数据集共享等等的合法文件共享。

BitTorrent 的发展从未被认为是互联网盗版的一场革命;它被认为是一场低成本的文件分发革命。这一无可辩驳的形象使得 BitTorrent 安全地超越了 RIAA (美国唱片工业协会) 或任何其他受侵害的版权所有者所能对之加以诟病的范围。

BitTorrent 与加密货币有一个惊人的相似之处在于:Vitalik 和 以太坊的核心团队从未支持过 1CO 的泛滥——相反,他们经常谴责 1CO。这正是以太坊蓬勃发展的原因,尽管 1CO 带来的投机和超出法律权限的目的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以太坊的声誉。如果以太坊没有将自己标榜为去中心化计算的一场革命,即“世界计算机”,那么监管机构可能就会将其贴上非法 1CO 平台的标签。

如果你将历史的进度条快进到今天,可以说 P2P 文件共享的故事就是 BitTorrent 的故事。所有其他协议都已变得模糊不清。但在西方国家,BitTorrent 已不再用于下载音乐。

为什么呢?

因为 Spotify、Apple Music 和 Pandora 等音乐平台的出现。音乐产业的新来者已经适应了这些新平台,它们提供的服务改变了发现和聆听音乐的体验。

P2P 文件共享曾经与“车去沃尔玛(Walmart),买一张20美元的受到数字版权保护 CD 听一首热门歌曲”的体验形成竞争。在这两种选择中,做出决定非常简单的:当然是选择盗版。

uTorrent (一款轻量级的BT下载工具) 的前首席执行 Daniel Ek 对此有切身体会。在目睹新的去中心化文件共享网络取代 Napster 之后,Daniel 想到了创建一家名为 Spotify 的公司:

“我意识到,你永远无法通过立法来杜绝盗版。法律当然可以有帮助,但它不能解决问题。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方法是创建一种比盗版更好的服务,同时补偿音乐行业——这就是 Spotify 所能带来的。”

今天的 P2P 文件共享已经显著下降。但毫无疑问:数字盗版革命推动了产业的发展。它迫使音乐和电影迎合数字世界,并最终刺激了网络流媒体的出现和发展。那些没有适应的公司现在已经淹没在历史的浩海中。那些成功的媒体将在未来十年建立起全新的媒体王国。

P2P 文件共享带来的教训

如果你听过 Lawrence Lessig 或 Peter Sunde 的音乐,就很容易认为 P2P 文件共享革命的根源在于当时人们的意识形态。而如今,很少有文件共享老手仍然热衷于盗版。试图通过“呼吁知识产权改革”来解释文件共享革命,就像试图通过呼吁约 John Locke (约翰·洛克) 来解释波士顿倾茶事件 (Boston Tea Party) 一样。意识形态虽然重要,但通常是后知后觉的。

带来文件共享革命的现实原因很简单。

文件共享革命的兴起,是因为人们反对一项规定:即你只能按照唱片行业的规定来消费音乐。

当时的人们讨厌这个规则。所以他们打破了它。P2P 协议让这群强大的、势不可挡的破坏者展示了他们认为音乐本该运作的方式。

今天,音乐就是这样运作的。无论你身在何处,通过搜索和双击,你几乎可以听到任何创作的歌曲。

前 BitTorrent 公司高管 Simon Morris 认为这就是 BitTorrent 和更广泛的去中心化网络存在的理由。去中心化允许打破规则。当一项规则受到足够广泛和强烈的反对时,人们就会创造出打破这一规则的技术,而这种技术就会传播开来。

“如果没有这种违反规则的行为 (不管是偶然的还是故意的),很难想象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为何如此重要。它是一个分布式数据存储,具有复杂而缓慢的更新机制……似乎每个人都赞同区块链技术的一个价值主张是它们是“不受审查的”。只有当有人想要审查你的东西时,这才重要。”

每个反叛者都想要实现一个目标

那么,为什么 1CO 需要去中心化呢?为什么不像互联网泡沫那样,通过使区块链创业公司发行股票来启动 1CO 泡沫呢?

对于 Simon Morris 而言,答案显而易见:因为 ICO 不仅仅是投资于投机性区块链项目的机会,也是在破坏规则:即筹集资本的规则。

但这回避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如此迫切地想打破资本形成的规则?

答案很复杂。

我们不妨想想 1CO 泡沫的最初状态:1CO泡沫主要是由高储蓄率和收入不平等的亚洲国家推动的——中国、日本和韩国。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们目睹了收入不平等的加剧,全球中产阶级工资增长的下降,人们对政府的信任度下降,大量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的就业机会减少。

1CO 泡沫是这个困境之笼发出的响亮的咔哒声。

世界上最大规模的财富创造事件发生在过去十年,但都发生在其他人身上。你什么也没得到。互联网技术浪潮已经征服了你的数字生活和注意力,但它的成果属于硅谷的资本家,而不是你。

1CO 泡沫让年轻人说服自己:嘿,也许我能得到我的那份。我看到了这个比特币,我看到了以太坊,它们是如此新颖和革命性,为什么它们不能改变世界?

难道他们不会稍微相信,这一次,他们领先于他们的父母,领先于华尔街和硅谷吗?

所以他们很早就加入这个领域了。他们开始使用 vpn。他们让朋友和家人创建了海外账户。他们打破了规定。除了为富人效力,这些规则还有什么用呢?为什么人们在世界上不能随心所欲地投资呢?如果未来是开源的,谁还需要所谓的信息披露呢?

市场不断证明他们是对的。所以他们推测,他们加入到 Subreddits 上辩论想法,并说服自己,他们的投资将彻底改变世界的基础设施。他们认为,一个去中心化的未来正在迅速来临,他们将第一次成为引领这个未来的先锋。

当然,当现实最终浮出水面时,他们看到了违反这些规则的后果。2018年一切都崩溃了,暴露了所有的骗局、欺诈和广泛的市场操纵。曾经欣喜若狂的市场像煎饼一样被夷为平地。

在此,我们也必须认识到 1CO 市场的另一方:企业家。对他们来说,ICO 是一个很好的平衡器。毕竟,ICO 遍布全球,而在硅谷之外,风险资本仍然难以获得。在互联网的时代,在区块链的时代,为什么技术还没有将竞争环境拉平?既然企业家知道编程语言,那么他们住在哪里、说什么语言又有什么关系呢?

有了 ICO,企业家就不需要向红杉资本介绍自己的公司了,而只需要一个好主意和一份白皮书,世界就会向你敞开大门。

然后出现了反向 ICO (Reverse ICO),即老牌公司通过 ICO 发行自己的代币,比如 Kik 和 Kakao。如果你想资助一个老牌企业内部的区块链相关的计划,但又想规避股东保护或增加营收所带来的繁重支出,那投资这些老牌公司的 1CO 是个不错的选择。

即使是在由全球最热门的创业加速器 Y Combinator 资助的初创企业中,也包括了惊人数量的企业正在考虑 ICO。甚至硅谷的精英也想打破规则!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希望找到一条出路,摆脱自己缺乏流动性的初创企业所有权,投机者都非常乐意为他们提供这条出路。

但只有回过头来看,他们才会意识到这些规则当初为什么会存在。加密货币领域再次吸取了传统金融早已内化的教训。

我们需要承认,1CO 泡沫是由打破资本形成规则的愿望所引发的。今天,随着尘埃落定,1CO泡沫现在成了一个尴尬的记忆,我们可以更清晰地重新审视它的战斗宣言。

人们真的在意改变筹集资本的规则吗?他们真的关心投资渠道的民主化吗?他们真的关心改革已经形成的合格投资者法律、财务披露和反洗钱/KYC要求吗?

许多评论家在 1CO 泡沫期间联合起来反对 1CO,但这也可能只是这场疯狂革命的一部分。作者认为 2019 年将不会迎来大量的 1CO 诉求。

至于文件共享革命——版权法在20年后基本上是完好无损的。

那么,关于 1CO,文件共享革命能告诉我们什么呢?

首先,它告诉我们不应该将愿意归结于意识形态。革命的根本原因通常比表面上看起来更实际。

其次,它也解释了 1CO 的代币发行方 (希望绕过传统的集资渠道) 和需求方(迫切希望获得高增长的投机性投资者) 的动力。一旦打破规则的动力减弱,这场革命可能就会停止。这正是我们在文件共享和 1CO 中看到的。

但是,解释 1CO 泡沫还有另一个更阴暗的方面,那就是欺诈、操纵和赌博。为此,我们转向第二个历史模型:上世纪90年代的低价股热潮。

未完待续……

上文中,我们已经从 P2P 文件共享革命的角度解释了 1CO 泡沫,下篇文章将从20世纪90年代的低价股热潮和互联网泡沫来解释 1CO 泡沫。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内容与观点不代表Unitimes立 场。翻译文章仅为传播更有价值的信息,合作或授权联系请发邮件至 editor@unitimes.media 或添加微信 unitimes2017】